示例图片二

GSK拆分、吉利德丙肝大衰退……MNC轮番战略大调整,大洗牌将来临?

2020-02-08 20:04:53 btv6体育在线直播 已读

目前来看,此前的计划并没有实行,但Emma Walmsley进行战略重组的脚步并没有停下。目前宣布的这项拆分计划也是为进行战略重组,驱动研发创新。“进入2020年,创新仍为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必须加强新产品研发,加速推动新产品上市。” Emma Walmsley说。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作者杨昕媛;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2019年年底的JP摩根大会上,Emma Walmsley介绍,2020年GSK将推出5款新产品,覆盖癌症、艾滋病毒和肾脏疾病等,以及现有药物扩大适应证,即一线卵巢癌药物Zejula和哮喘用药Trelegy。同时再次重申收购Tesaro是划算的交易。

随着研发管线的重组以及GSK砍掉疫苗项目,相应的裁员计划也不可避免。据Endpoints2月6日报道,GSK疫苗部门将面临大幅裁员。GSK旗下规模较大的比利时疫苗集团拥有超过9000名员工,包括2000名研发人员,GSK正考虑全面裁员至多720人,但这一裁员计划还将被进一步评估。在意大利和德国也将进一步裁员。

2019年12月,韩保罗又对外宣布赛诺菲即将进行战略调整,宣布停止新的糖尿病与心血管疾病药物的研发,重新梳理战略框架,将公司业务聚焦到特药(免疫、罕见病、血液、神经、肿瘤)、疫苗、普药(糖尿病、心血管和成熟药品)三大业务单元上,消费品保健业务将成为一个独立的具备综合研发和生产的业务部门。

最亮眼的业务板块是艾滋病产品,销售收入达到164.38亿美元,增长12%,在公司总收入中占比提升至73.32%,成为吉利德最核心的业务板块。但这部分的产品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除了四合一的产品Biktarvy(bictegravir/恩曲他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增幅300.2%之外,其他产品均呈现负增长态势。在抗艾滋病产品领域,吉利德面临的竞争激烈。

显然,GSK在肿瘤、免疫领域的决心已经势不可挡。自Emma Walmsley 2017年出任GSK首席执行官,以及Hal Barron接手研发部门以来,新领导层就试图重新筛选这家制药巨头的产品线。

近日,赛诺菲公布了2019年财报。从数据来看,全年净收入361.26亿欧元,比上年增长4.8%(2018年净收入344.6亿欧元,增长幅度为2.5%)。其中,专科药业务收入91.95亿欧元,增长率为22.4%,该业务单元占到了总收入的1/4,是最有竞争力和表现最好的业务单元。

另外,初级护理药品业务收入90.76亿欧元(-14.8%),消费者保健业务收入46.87亿欧元(-0.8%),这两块业务表现不甚理想。疫苗业务收入57.31亿欧元( 9.3%)。

2019年9月,赛诺菲全球进行了“换帅”,新任CEO韩保罗也开始采取动作。其中之一便是考虑组建一家合资企业或出售消费品保健部门,此举的意义在于迅速回笼资金以投入到越来越被重视的早期研发中来。近年来,赛诺菲的创新引擎强烈依赖与再生元制药的关系,而非自我研发。

至于中国和新兴市场,2019年收入74.37亿欧元,增速只有6.4%,一方面受中国仿制药市场环境的变化以及带量采购政策的冲击已经很明显,一方面新产品并未迅速接力。2018年底,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在4 7城市试点,赛诺菲的心血管重磅品种波立维因价格原因不敌国产厂家信立泰而落标,而在2019年的4 7全国扩围中,赛诺菲直接曝出了75mg规格2.544元/片的价格,甚至比第一轮4 7试点中选国产厂家信立泰的报价还要低近20%。从业绩来看,昔日的王牌产品波立维(氯吡格雷)2018年Q4业绩降幅达66%,安博维降幅40%。

从全球层面,吉利德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下一个重磅现金牛产品,而该产品最大的可能是来自细胞疗法领域。2019年,吉利德的细胞疗法Yescarta取得了72.7%的增长达到4.56亿美元,在Evaluate pharma的预测中,Yescarta销售额将在2022年达到10亿美元,在CAR-T细胞产品领域占比最大。

这样的计划依然没有得到投资人的认可。2月5日,GSK股价下滑4%,2月6日继续下滑下跌2.06%。

除了大举押注细胞疗法,抗病毒、炎症疾病、肿瘤、纤维化疾病四大领域仍然是吉利德未来聚焦的方向。2019年7月,吉利德宣布与Galapagos公司达成长达10年的全球研发合作协议,吉利德将获得一系列创新的化合物组合,包括目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6个分子、超过20个临床前项目和一个已经得到验证的药物发现平台。其中,特发性肺纤维化的第三期候选药物GLPG1690的权利和骨关节炎的2b期候选药物GLPG1972可为吉利德后期研发管线提供重要的机会。

GSK将一分为二:继续专注肿瘤和免疫赛诺菲:糖尿病成昔日“帝国”,押注肿瘤免疫吉利德:丙肝药大衰退,下一个现金牛在哪里?

这样的布局是新任CEO韩保罗上任的“第一把火”,也是赛诺菲近两年的经历使然。糖尿病业务一直是赛诺菲的优势,但王牌产品相继遭遇专利悬崖,后继产品补位的节奏总是踩得不太准,导致2018年糖尿病业务收入下滑10.4%,2019年继续下滑8.2%。

GSK在肿瘤领域广撒网,布局了多个不同的作用机制药物。如PAPR抑制剂Zejula可能使更多的卵巢癌患者获益,这是GSK使用功能基因组学技术,从已有疗法中发现新患者群体。GSK还在加快技术革新步伐,比如与CRISPR先驱创建基因组研究实验室,大幅度加快CRISPR技术在药物筛选等方面的应用。

不过,从全球业绩上来看,吉利德的丙肝产品线却正在面临着衰退之势。2月4日,吉利德公布了2019年全年业绩,相比2018年增长1.5%,其中曾经辉煌一时占据吉利德业务半壁江山的丙肝药在2019年收入为29.36亿美元,同比再度下滑20%。

与此同时,赛诺菲、吉利德、强生、辉瑞、礼来等均发布了2019年财报。哪款产品是支撑业绩的最强劲引擎?为何拆分、收购和重组?未来发展靠什么?重金研发押在哪里?

2020年一开年,与中国“全民抗疫”、各大业务几乎陷入冰点不同的是,全球医药行业显得热闹非凡。继默沙东宣布将拆分成两家公司之后,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也在昨天(2月6日)宣布启动一项为期两年的战略项目——将生物医药和消费保健品业务剥离。剥离之后,GSK将拆分成两家公司,一个使用基因和新技术专注于免疫系统相关科学领域研发的新的葛兰素史克公司,另一个是在消费者保健领域的领先公司。

而乙肝药物Vemlidy(韦立德)增幅明显,达52%,2018年底韦立德在我国获批上市,进一步为该产品打开增量市场。吉利德预计,随着对美国市场的渗透和中国市场的拉动,韦立德在2022年可实现10亿美元收入。

对于中国市场,韩保罗在2019年底接受E药经理人独家专访时曾表示:对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承诺不会改变,将确保现有的且不断扩展的产品线及综合解决方案,将加速新产品的引进如首个在美国批准上市的PCSK9单克隆抗体新型降脂药波立达、新一代长效胰岛素Toujeo等。另外还计划在2025年之前引进25余种创新药品和疫苗,远超过去十年上市产品的数量,包括创新疫苗、罕见病治疗药物等等。

而韩保罗上任后,开始雷厉风行将糖尿病早期研发终止,并明显开始把研发投入和战略中心放在免疫、肿瘤、血液、罕见病等特药业务上来。具体到2019年上,相关动作有BTK抑制剂SAR442168等多个关键产品的研发取得进展,年底还宣布将以25亿美元收购Synthorx,进一步补强在肿瘤和免疫疾病领域的产品管线。接下来,特药业务将是赛诺菲全球的最大看点。

该业务两位数的增长主要由肿瘤和免疫炎症领域的药品拉动。其中Dupixent(dupilumab)已经显露出重磅炸弹的实力。其是赛诺菲与再生元联合开发的一款靶向IL-4/IL-13的抗体药物,2017年3月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成人中重度特应性皮炎(湿疹),2018年10月又新增了哮喘的适应症,2018年销售收入达7.88亿欧元,增长率268%;2019年达20.74欧元,增幅163.2%。赛诺菲表示:对Dupixent抱有销售峰值超过100亿欧元的预期。

2月6日,GSK公布了2019年的业绩:全年收入338亿英镑,增长幅度为8%。其中消费保健品业务收入为90亿英镑,增长17%;疫苗业务收入72亿英镑,增长19%;处方药业务收入为176亿英镑,与上年持平。

“可治愈”的丙肝药使全球丙肝患者人群持续萎缩,但中国丙肝业务仍处于增量期。在2019年底的国家医保谈判中,吉利德4款产品进入医保目录,包括两款丙肝药,丙肝药平均降价幅度在85%以上。根据过往医保谈判产品放量的经验,2020年这几款产品的表现以及由此给全球业绩带来的增量值得关注。

GSK的拆分并不突然。实际上,在2018底,辉瑞和GSK就宣布达成一项协议,将消费保健业务进行合并,新公司以葛兰素史克消费者保健公司命名。而之后,Emma Walmsley还计划将GSK业务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处方药和疫苗,另一部分为OTC产品。

这款产品是来自细胞治疗领域的行业领导者Kite Pharma,2017年8月,吉利德以119亿美元现金收购Kite Pharma,业界通常将这笔收购与吉利德在2011年110亿美元收购Pharmasset相比较,正是后者将吉利德推向了丙肝治疗领域的霸主地位。

【编者按】近两年来,随着全球重磅炸弹药物相继专利到期、营收下滑,免疫疗法、细胞疗法、基因疗法等新兴治疗技术不断更新迭代,全球大药企既往的商业秩序正在面临大洗牌。抛售、拆分、瘦身,是为了舍掉不再具备优势的业务板块,收购、重组、转型和研发,是为未来几年的发展寻找新的路径,以及为更长远的地位押注新兴技术。    

过去一年,GSK先是以51亿美元天价收购美国癌症药物制造商Tesaro,包括后者的PARP抑制剂Zejula,还有抑制PD-1,TIM-3和LAG-3检查点的药物。之后砍掉了11个在研项目,包括呼吸系统药物等。GSK还同时在一家细胞治疗公司Lyell身上下赌注,一切的动作都在表明,GSK要在肿瘤和免疫领域实现重大突破。

作为2017年才在上海设立中国总部的吉利德,国内医药行业对其并不陌生。在华三年,8个创新药获批,2019年又将4个上市一年的新药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这是吉利德留给行业的印象。而更深刻的印象,还是吉利德在中国喊出的“愿天下再无丙肝”以及强大的科研实力。

2月5日,对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在武汉市启动,同时该药物厂商、美国制药公司吉利德声明将无偿提供研究所需的药物,并为研究的设计和开展提供支持。